app茄子视频下载全集在线观看

嘟嘟哭的伤心。

问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,这个节骨眼上,他呼吸都还哽咽,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凌冽即便心中再好奇,也是无法。

拿着餐具,就像是喂一一吃辅食那样,他喂着嘟嘟。

时不时再喂他喝口汤汤,给他拍拍背顺气。

洛杰布瞧着凌冽渐渐对嘟嘟好了,心里也高兴。

这会儿谁都能看出来嘟嘟的满足,所以没有人忍心上前打搅。

等着嘟嘟忽而不张嘴了,凌冽的勺子再也喂不进去,凌冽诧异地看着孩子:“这么了?”

嘟嘟挺起肚子给他看:“嘟嘟的肚子,像皮球一样圆了,装不下了!”

“呵呵呵~!”

凌冽笑了,众人都笑了。

晚餐后。

齐刘海漂亮卧蚕美女暖暖写真

慕天星被凌冽早早拉回房间了。

她明天还有药流手术,需要多多休息。

哄着慕天星睡下,凌冽则是在书房里待着。

四处联系不上两个儿子,这一点着实让凌冽着急。

他不想查,想给孩子们多谢信任,但是嘟嘟哭成这样,他作为父母怎能无动于衷?

卓然忽而接了个电话,然后对着凌冽道:“大殿下今日下午就离队了,现在是晚上十点,还没有归队,纪家也没回去。”

看,这一下子成了三个儿子一起失踪了!

凌冽眉头都蹙了起来,直觉必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。

嘟嘟趴在凌冽的肩头睡着了。

凌冽抱着嘟嘟喂了晚餐之后,就发现这孩子就像是个糯米糕一样,根本不能沾。

只要一沾上,他就粘着,根本不从身上下来了。

凌冽侧了个身,望着卓然:“睡着了吗?”

卓然看了眼孩子,笑着点头:“睡着了。”

凌冽道:“快帮我抱下来,这小肉丸子黏在我身上几个小时了,我手臂都麻了。”

卓然赶紧上前小心翼翼抱着嘟嘟,将他从凌冽怀中抱下来,放沙发上,还给嘟嘟盖上小毯子。

凌冽挥了挥手:“去歇着吧,孩子们有消息再告诉我,没消息就算了。”

三兄弟一起行动,还切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,肯定是有什么他不乐意,但是孩子们非要做,所以才会专门瞒着他的事情!

凌冽干脆不想了!

卓然问:“要不要给您捏捏手臂?”

虽然是问,但是他人已经走上前,对着凌冽的双臂做着按摩。

片刻后,麻麻的感觉退下了。

这么多年了,卓然也渐渐磨砺出来了,留在身边既暖心又踏实。

凌冽笑着道:“好了,多谢了!”

卓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这不是我应该的嘛!”

卓然离开之后,凌冽很快打来一盆水,给嘟嘟擦擦小脸,脖子,小手,还给他洗了胖胖的小脚。

门口,洛杰布的声音掠了进来:“小冽,们晚上好睡嘛?不然把嘟嘟给我?”

凌冽道:“好睡!”

洛杰布便缓步离开了。

凌冽抱着嘟嘟的小身子,把他抱上了大床。

为了不让他踢到慕天星,凌冽专程又拿出一床被子来,让慕天星自己单独盖一个,他跟嘟嘟盖一个。

抱着嘟嘟柔软的小身子,凌冽根本不敢想,原来自己见到的第一个孙子,居然是倾蓝家的!

太子宫里,算是都睡下了。

但是子孙山上,则是急坏了一大片。

就是被云轩临时叫来沿路秘密保护的慕鹰队队员们,一个个都看傻了眼,感动不已。

所有人带来的护膝都用完了。

因为在山地路面上磨破磕破了,殿下们身上一个个都挂了彩,却还是坚持磕着长生头,一点一点蜗牛一样往上爬!

倾蓝的眼睛里沾了血,他闭着,用袖子擦去,接着磕。

那一下下都不是假的,是真的额头着地,并且五体投地的!

别说是殿下们的护膝用完了,战士们开车跑去买,买来沿路陪着送上去绑上!

爬到夜里十二点,一座山才爬了三分之一!

但是倾蓝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了。

膝盖破的厉害,鞋头都磨破了,脚趾头都露着血。

云轩跟风轩用手电打着光,看着这一幕都泣不成声!

风轩更是哭喊着:“蓝少啊!您不能再磕头了!”

倾蓝咬牙冷笑:“哼!嘟嘟说了,他的命是我磕长生头磕来的,我能给我儿子磕,为什么不能给我母后磕?我儿子的命是我给的,我的命是我母后给的!”

其实倾蓝已经不睁眼睛了。

因为他头晕。

晚上周围一片漆黑,身边的车陪着蜗牛般开着往上挪,两个人打着手电,光芒还随着步履晃晃悠悠的,晃的他更头晕!

但是他能听得见!

他能辨别是谁在说话,能感觉到身边的兄弟们依旧如他一样在做着统一却虔诚的动作。

“请保佑母后顺利产下小皇儿!”

“请保佑母后顺利产下小皇儿!”

倾慕跟倾容都发现,这样下去速度根本跟不上。

这山太高了,他们磕的速度慢,而且根本没有掌握技巧。

倾容忽而想起之前看过有信徒磕长生头,手掌上都是绑着木板的,没有人拿着护膝来绑。

因为木板不会像护膝一样,会磨破。

而他们三个,也是时间紧迫,根本没有时间来细细搜寻磕长生头的攻略。

如今只期盼着,若这山上真有胎神存在,能看得见他们兄弟的一片诚心!

于是,他俩对着倾蓝道:“我们加快速度,自己量力而为!不然怕天亮的时候,我们还没到山顶!”

倾蓝急了,却也知道时间有限。

他唯有同意:“们去,我跟上!我只要有一口气,我都跟上!”

于是倾容倾慕两人咬着牙,就这样加快了速度!

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:速度加快,力道也会随之加猛,受伤情况会更严重!

不过他们坚信自己身体底子好,不论如何,也一定能撑到山顶!

云轩拿着面包,凑近了倾慕,哭道:“少爷,您吃一口,一口就好,咬一口!”

“走开!”倾慕争分夺秒,根本顾不上吃一口饭!

而他们兄弟三个,下午三点就集合了,到现在也是一口饭,一口水都没喝过!

而这一番作为,听起来很是迷信,做完了更不知道会不会成真!

但是那是生养他们的母亲啊!

想着母亲在印度那么艰难的环境下将他们生下来,如今有一线可能帮助她,他们怎能无动于衷?

渐渐的,倾容倾慕超越了倾蓝,与他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!

藏在暗处的队员们自发分成了两个小组,一组跟着上面的,一组跟着下面的。

就连两辆车,一辆殿下们的,一辆战士们的,也都随时待命着。

倾蓝爬着爬着,伸出手去,看见了自己在地上的影子。

那是风轩拿手电照出来的。

倾蓝还在努力,却是在一个五体投地之后怎么都站不起来了!

他急的双手握拳砸在地面上,不怕疼一般:“天快亮了,流光要去给母后做药流了,我爬也要爬上去!”

风轩哭着喊着,但是倾蓝然不理。

当他向前又行了三十米远的距离,他发现,前方云轩的手电光芒就像是一粒小小的珍珠,离他越来越远!

终于,他趴在地上,彻底地闭上了眼睛。